365体育:清风诗历 | 大风起兮云飞扬

节近小雪,连日阴寒漠漠,大风呼啸,已有飞雪来访了。史上最著名的写大风的,自然是刘邦的《大风歌》了。刘邦当年写《大风歌》,大约正是现在这个时间。《史记•高祖本纪》是这么记载的:

十二年,十月,高祖已击布军会甀,布走,令别将追之。高祖还归,过沛,留。置酒沛宫,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,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,教之歌。酒酣,高祖击筑,自为歌诗曰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令儿皆和习之。高祖乃起舞,慷慨伤怀,泣数行下。谓沛父兄曰:“游子悲故乡。吾虽都关中,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。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,遂有天下,其以沛为朕汤沐邑,复其民,世世无有所与。”沛父兄诸母故人日乐饮极驩,道旧故为笑乐。十馀日,高祖欲去,沛父兄固请留高祖。高祖曰:“吾人众多,父兄不能给。”乃去。沛中空县皆之邑西献。高祖复留止,张饮三日。沛父兄皆顿首曰:“沛幸得复,丰未复,唯陛下哀怜之。”高祖曰:“丰吾所生长,极不忘耳,吾特为其以雍齿故反我为魏。”沛父兄固请,乃并复丰,比沛。

历史终究是胜利者书写的。与刘邦约为兄弟合力灭秦的项羽,当年胜利了有“富贵不还乡,如衣锦夜行,谁知之者”的想法,却遭到了别人“沐猴而冠”的讥笑,虽然暴怒之下烹了讥笑者,但最终还是没做到衣锦还乡。刘邦做到了,且被司马迁记得如此生动鲜活。

大概是太开心了,或者是生命最后回光返照式的热烈,以“无赖”著称的高祖居然“慷慨伤怀,泣数行下”,今天看了也不免让人黯然。这是刘邦最后一次回乡,到长安数月之后,即驾崩于长乐宫了。

自刘邦这次衣锦还乡,唱出了这首极有名的《大风歌》后,沛中便有了著名的“歌风台”,引发后人或慷慨或低回的吟咏。唐代林宽就有《歌风台》曰:

蒿棘空存百尺基,

酒酣曾唱大风词。

莫言马上得天下,

自古英雄尽解诗。

“刘项原来不读书”,却未见得刘项不解诗。徐州还有个戏马台,也就是项羽的凉马台,晋义熙中枭雄刘裕重阳日曾大会宾客赋诗于此,后代诗人常联系咏叹,借刘项以写古今之成败,抒萧条异代之悲怀。明代邱云霄《彭城晚望》:“戏马台前春草深,歌风亭上夕阳沉。千年秦鹿空鹰犬,一片徐山自古今。”程敏政《歌风台次韵三首》其一:“万乘还家日,威生泗水前。楚声聊复尔,汉业已茫然。宿雨苔花乱,斜阳树影偏。一台惭戏马,相望亦千年。”清代鲍康《淮阴钓台》:“欲搜遗址但蒿莱,屠钓中多大将才。千载兴亡君莫恨,歌风戏马尽荒台。”

歌风戏马,俱成遗迹,夜深静坐,也只有空听风声了。(环江老民)

甘 肃 文 物 鉴 赏

▲马家窑类型彩陶豆

1 2 下一页